今天我在荒野遇到了一位穿著紫色衣服的姊姊,好像是荒野的管理員,雖然是管理員,卻沒有兇狠的眼睛,而是一種穩重的眼神,讓人很放心與她說話的眼神。她問我從何而來,為何而來,我告訴她之後,她用理解的眼神看著我,並遞了一張衛生紙給我。

 

 

 

她提醒我,荒野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來這裡之後,你至少得待上三個月。

「你必須為你的決定負起責任」

是的,感謝神,自從到了荒野,我就沒有給自己一個時間表,什麼時候可以回去,雖然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會待超過,但最少我會待三個月。

我發現我現在全身都是刺,別太靠近我,我會讓你受傷的,對不起。

 

 

 

今天在路上也遇到另一位少女,她也有相似的原因曾經去過荒野,我們是在荒野的出入口的交界處相遇的,她要出去了,而我才要進去,她抱住我為我念著禱詞,我可以從他的禱告中感受到,她真的好了,而且她也即將到遠方去展開她的新生活,擁有美麗眼睛的短捲髮少女,一樣是神所愛的女孩,上帝祝福你。

 

 

 

我今天得到最大的安慰,是原來會有這種感覺的不只是我一人,剛開始我對自己有這種感受感到很自責,我覺得自己是個怪人,每次想到這種自我控告都會讓我覺得自己不配擁有愛,但是因為之前有朋友已經為我打了一劑預防針,是"不要忘記上帝愛你",這是一切的源頭,沒有這個其他的也都沒有了。我想我越能越能夠分辨甚麼是來自魔鬼的聲音,而甚麼是來自上帝的聲音。

 

 

 

 

我現在會避免跟男生有任何單獨的時間,對不起,我現在沒有辦法,你們沒有做錯甚麼,是我現在的狀態不願意與任何男生親近。

我們會是朋友,但是不會是好朋友。

這是我的界線,最近它很敏感,真的不要以身試法。

 

 

 

在回家的路上,我停下來吃一點刈包,都沒有位子了讓人非常苦惱,逼不得已的情況,我只好與人併桌,他們個別是一隻手受傷的獅子和一隻黑色的豹,那隻手受傷的獅子拿筷子倒是挺標準的,覺得厲害。我與他們做同一桌,那隻豹身上有刺青,讓人有一點畏懼,但是不小心聽到他們的談話,其實他們就是個男孩,沒什麼好怕的,只是我現在有一點討厭男生。

 

我把好吃的刈包吃完,喝著我的豆漿,那隻豹突然打了一個大隔,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天阿,我突然好想笑,太白癡了><我發現我的身體已經不由自主在抖動,是野口,不行,我的飲料喝不下去了,怎麼辦,我要笑出來了,好無禮,我趕快拿起手機,假裝我在看簡訊,我要製造一個假象,是簡訊令我發笑,並不是那個打嗝。

 

 

 

 

奇怪的獅子豹兄弟掰掰

感謝你們讓我一路笑回家

 

 

 

 

最近好想養狗狗或貓貓,昨天看魔法公主,那些兇猛的狼還是會對小桑撒嬌,覺得非常的萌。

但是也只是想想拉,現在養好像不是時候。

如果神應許我養狗狗,我就會養吧,來為這件事情禱告,也不一定是現在,或許未來有機會養狗狗或貓貓

 

 

 

 

 

荒野的管理員提醒我:「在荒野不要抱著任何期待,因為荒野不會回應你,你要安靜等候上帝的聲音。」

 

 

 

等上帝的時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靜視眼の微視界

irisr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