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我要先感謝上帝,謝謝祂那麼愛我,讓我在參加大靈班的時候,知道了這個營隊的需要,給我感動,也讓我有時間可以參與。

 

特殊孩子,什麼是特殊孩子呢?要去帶他們之前,心裡一直沒有一個底,覺得很緊張,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幫助他們,愛他們。回頭看我的生命中,很少有機會可以跟特殊的孩子相處,但是其實家裡有一個屬於特殊孩子的堂哥,回想起來小時候的我其實很不想要接近他,但是因為大姑姑很疼我,我不想要讓大姑姑傷心,所以我會簡單得跟堂哥打招呼,但我心裡其實一點都不想要跟他玩,求上帝赦免我。

 

參加這個營會的動機是因為我的侄子豪豪,他是一個語言遲緩兒,2歲了還不會說話,但是在每次回去國姓跟他的互動當中,我真的覺得這孩子真的很聰明,讓我開始思考要怎麼教他,讓他可以跟其它的孩子們一樣可以得到學習,每次回去我都為他禱告,也跟哥哥跟大嫂鼓勵。那是在這個寒假的事情,那時候學姐姿霖就有跟我提到有這樣的一個營會,後來在大靈班了解了之後,決定報名參加。也因為這樣,我們一年級下學期的愛的國文報告也已經有了一個底,真的感謝上帝,是祂預備了一切的事情。

 

大家好,我是崑山科技大學視覺傳達設計系一年級升二年級的學生,我叫彭怡靜。很多家長很好奇,我們是不是都是一些本科系的學生,例如特教;例如社工,但是在這個營會,其實有很多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大家互為肢體,彼此服侍。我們來自不同領域的輔導同工,有幾個很相同的點:第一、我們都是基督徒,第二、我們大部分是在大靈班知道這個營會的。這個營會對家長孩子來說是4天3夜,對輔導同工而言卻是7天6夜,因為營會很貼心,知道我們都是些菜鳥新手小嫩嫩,在營會開始之前,給我們上了一些課,給我們一些體驗還有一些分享和講道,讓我們這些菜鳥新手小嫩嫩可以先有一些預備,好迎接孩子家長們的到來,好來服侍他們。這讓我想到輔訓的時候被聖經的話語教導,"預備"是不能分享的,是馬太福音25章1到13節十個童女的比喻。原本我是被分配到美勞組,但後來因為影音組突然有兩個同工因故無法前來,於是我就被分配到影音組,其實那時候我有點緊張,因為我對影音組要做什麼都不太清楚,而且重點是我的G11在前幾天的時候突然鏡頭出了問題,所以我就不能拍照,但是感謝上帝,我們的組長智翔哥哥真的很有耐心,教我用威力導演,還在我們都很累的時候幫我們按摩XDD而且還發現其實我是他的學妹,他以前也是明道人XD真的超級巧的!!感謝上帝。然後也很感謝我前一任美勞組組長軒眉姐姐,她體諒我一次帶兩個孩子,所以後來讓我全力去做影音組的工作,真的很謝謝她。 

 

感謝上帝,讓我分配到了宸宸和伶伶,宸宸是一個要開始進入青春期的中度自閉症孩子,剛開始認識他是從大會手冊當中略了解的,宸宸的媽媽真的很用心,還製作了一張記錄宸宸一些特別的行為的表格。在看到大會手冊中寫他們全家都會來的時候就覺得很感恩,在電訪的時候就覺得宸宸媽媽是一個很細心的媽媽。老實說,我是回到家之後才發現輔導手冊裡面有寫一些策略,在當時我真的沒有翻到,但是感謝上帝祂給我當下的智慧還有愛,還有其他輔導的協助,不然我一個人真的無法。

 

我很感謝宸宸,因為他給我許多的挑戰是我從來沒有遇過的,例如他會抓著你的手來摸他的性器官,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很害怕,因為我是女生,而且我發現,這個小男生的力氣真的超級大的,我常常必需用許多的力氣把我的手從他的手中移開,這麼小力氣就這麼大,他真得是個男生。那時候其他輔導見狀就立刻來協助,真的很感謝大家,那時候我真得快哭了,但是我告訴自己不能哭,我就抓著他的手並且很直接的告訴他:「宸宸,姊姊很喜歡你歐,但是姐姐不喜歡摸你的小雞雞」講這句話真的很難為情,但是經過幾次告訴他之後,他就知道怡靜姐姐不喜歡,所以就沒有再有這樣的要求了,但是對其他女輔導還是會,但我感謝上帝,祂讓我可以很理性的看待這件事情    ,我看到的並不是這個小男生有多麼的色,而是我看到了所有男生都會有的渴望,這也沒什麼好羞恥的,因為就像康來昌牧師所說的,這份渴望也是上帝給我們的,只是這個孩子還不知道怎麼控制,求上帝親自教導他,他開始進入了青春期之後身體開始有變化,尤其是他的大腦,他會有許多的衝動,尤其是在性的方面,但他不懂,他只知道在撫摸隱私的地方的時候他是舒服的,而我也告訴他「沒有人能夠摸你的小雞雞,只有你自己可以,因為這是上帝爸爸給男生最特別的禮物」,持續為這件事情禱告。

 

 

宸宸的力氣很大,他常常會有許多的衝動,除了上述的,他還會打人,在營會,我就被他打了好幾次,他衝動打了我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超痛的,因為真的超級大力的,但是讓我很捨不得的是,他也是用這樣大的力量在打他自己,在他衝動的時候,他無法控制自己,他只知道身體裡有一股力量他必須向外發洩, 我就用有經驗的輔導告訴我的方法:「宸宸請你把手給我,看著怡靜姐姐的眼睛,不可以打別人,也不可以打自己,因為天父爸爸很愛你」 我問伶伶:「哥哥是不是也這麼大力的打你」、「是不是也這樣打爸爸媽媽」伶伶就點點頭,我很心疼她,摸摸她的頭和被打得地方,告訴她說:「天父爸爸都知道」。

 

 

有一次在吃飯的時候,因為還沒有唱謝飯歌也還沒禱告,宸宸就想把桌上的甜點拆開來吃,我上前制止,結果就被他抓傷了,真的很痛很痛,但是我很驚訝我自己卻沒有對他生氣,我記得那時候我很平靜的把我被他抓傷的手給他看,他就摸摸我的傷口說

 

「剛剛宸宸有抓傷怡靜姐姐的手嗎?」 他摸摸我的傷口說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真的覺得很驚訝,因為他知道自己做錯了,

 

 「對呀,你看,怡靜姐姐覺得好痛,那你要對怡靜姐姐說什麼呢?」 我很平靜的對他說

 

 「怡靜姐姐對不起」宸宸說

 

 「好~宸宸,姐姐原諒你,下次不可以亂抓人歐」我說

 

就在這個時候,我完完全全的了解上帝對我的愛了,我真的真的了解了,那種了解不是從牧師、輔導哥哥姐姐們的口中;從聖經的敘述中能夠理解的那種,而是我身歷其境才能理解的愛。那份愛是,雖然我們做錯了事情,但是我們向上帝認了這個錯,願意悔改,那上帝就會真的會原諒你,因為祂是如此的愛你,那份愛不是一個感覺,而是一個決定,祂決定愛我們,就是愛到底了。那天晚上我跟軒眉在脫水機前面分享的時候我就哭了,因為這份愛,我終於懂了。所以我開始發現,我可以用我與宸宸弟弟的關係,來反思我與上帝的關係,這樣子想的時候,我真的得到好多的禮物,感謝上帝透過志宸讓我來認識祂自己,所以我說宸宸是一個有影響力的孩子,他對我的生命來說是有影響力的。

 

 

不過後來有聽媽媽說,其實宸宸並不是那麼暴力的孩子,我相信他的成長環境應該算是有安全感的,有一些對特定對象的肢體動作,來自於他成功地或許了對方的注意力,這點,在爸爸和妹妹的身上很明顯...-而向來到這樣陌生的環境中,他則會有一段時間的"試探",他想知道這地方的人對他的標準是甚麼?要求的界線在哪裡?我想很有可能是因為我們接觸的時間還沒有很長而不太熟悉的關係,讓我對特殊教育又上了一課。

 

 

在這個營會當中,真的很感謝有伶伶妹妹,我只能說有她真好,我看到她的爸爸媽媽也是這樣覺得的,因為她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小幫手,當我在照顧宸宸的時候,常常會不小心沒有聽到前面活動組的進度,這時候她就會很貼心的提醒、我告訴我現在活動進行到哪裡了,還有她有幫哥哥翻譯的超能力,我有時候會聽不懂哥哥再說甚麼,妹妹就會笑笑的告訴我,吃飯的時候跟宸宸、伶伶的媽媽分享的時候,媽媽也是這樣覺得的,伶伶真是爸爸媽媽的小天使。

 

 

在帶宸宸和伶伶之前,我就已經想到了一個問題,就是公平,我希望自己可以公平的對待他們,給他們一樣的關心一樣的愛,我相信許多家長也都是這樣期許自己的,但是在帶的過程當中,我發現我真的沒有辦法,我大部分的時間必須陪著、看著宸宸,有很多的時候,伶伶妹妹必須讓其他輔導帶,伶伶也很懂事也很乖,她給我一種超齡的感覺,重點是我從她的眼神當中也發現了一件事情,就是她已經習慣了,也覺得輔導姐姐這麼做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讓我很心疼。所以我也盡全力的跟她建立關係,一逮到機會就跟她聊天跟她玩,也為她可以在這個營會教到手足好朋友禱告,果然她真的交到了朋友,真是感謝上帝。 

 

 

在這個營會當中我很感謝許多的輔導還有老師輔導同工們汪爸汪媽,他們在我軟弱無助的時候給了我許多的安慰和鼓勵甚至擁抱加上為我禱告,我真的覺得超級感動的,可以跟他們一起服侍上帝我真的覺得好幸福,有他們真是太好了,活動進行時的一個鼓勵的眼神、加油的手勢甚至是捨不得我被打的表情(好啦我知道這超怪XD ),都讓我重新振作起來了!這讓我看到了團隊的重要!他們真是一個都不能少。像是在跑大地遊戲的時候,宸宸全程都沒有參與,我就一直跟著他,他去哪裡,我就去裡,但是在那天,他做了好多危險的事情,例如跨到橋的外面,我看到他這樣我就衝過去抱住他說:「拜託宸宸不要這樣,你嚇到姐姐了」。然後我就哭了,當然我沒讓他看見,但是我真的被嚇到了,實在是太危險了,但是我想到輔導手冊裡媽媽有註明說宸宸希望被信任,所以他第二次跨到橋的外面的時候我沒有制止他,雖然我心裡是緊張得要命,但是我沒有制止他,我就看著他跨了過去,但是感謝上帝他自己跨了回來,真是讓我鬆了一口氣,第二次的恐怖行為是爬樹,他開始爬樹,我也是秉持著相信他可以然後就眼睜睜的看他爬了上去,因為其實我自己小時候也爬過樹,所以我就讓他爬上去了,沒想到他開始越爬越高,然後汪爸爸就來了,汪爸爸看見情況不對,他就自己爬上去,把宸宸拉下來,這時候我發現我錯了,我就覺得更挫折。然後那天有輔導跟我說,他其實是在玩我,那句話真的讓我很受傷,因為我是如此的愛他包容他因為我想他不是故意的,但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好無助,我不知道要怎麼教這個孩子,我覺得我好無能為力,但是那天晚上大家就圍著我為我禱告,有個輔導就告訴我,耶穌也是這樣的,他就算知道他的門徒出賣他,他還是愛他們到底。我就知道,我不用刻意去改變我對他的方式,只要像之前一樣就行了,就算是被他耍了,但至少有一天他會知道,我是真的很愛他的,我決定擦掉眼淚,繼續愛下去,更禱告求主給我更多的愛來愛他。

 

 

在這個營會有許多感動得事情,就像一個家長分享的,這裡彷彿是天堂,當故事組在帶救恩的時候,每個小朋友都有一張透明的人形卡,宸宸有一張,伶伶也有一張,首先要在上面寫著:「上帝創造了:」再來在四肢寫上自己的優點,因為志宸一直沒有辦法專心,所以我都幫他寫了

 

我會轉螺絲(玩具、我會親媽媽、我會跳舞、我會洗碗

 

這謝是我在營會當中自己觀察到的他的優點

 

伶伶自己會寫,而且她還願意上台向大家分享,真是一個很可愛的妹妹~

 

接下來就是要講罪了,但是在講罪的時候,志宸完全無法進入狀況,而且還把人形卡用壞了,讓我再重新為他做一張,很感謝上帝的是在隔天講救恩的時候,祂讓我們趕上了大家的進度。

 

我抱著他,給他看著人形卡,我告訴宸宸:「我們有罪,我們的罪是什麼呢?我們會打人對不對~我們會踢人對不對,這些都是不好的,就是罪歐」然後接下來,我們要用黑色的筆,把罪都塗掉,他就從我手上奪走黑筆,在他的人形卡上一直亂塗,圖得亂七八糟到處都是,整張都黑黑的,我就拿著這張被他塗的全是黑黑的人形卡,跟他說:「宸宸你看,你這麼黑,上帝爸爸還是很愛你歐」然後講故事的大哥哥講到耶穌得寶血可以洗淨我們的罪的時候,他們用了一個粉紅色的液體代表耶穌得寶血,開始一對一的擦拭給每個孩子看,當宸宸看見自己塗得亂七八糟的人形卡被洗乾淨的時候,他一直盯著那張人形卡看,我那時抱著他心裡向上帝禱告,願上帝你來親自告訴他祢是多麼的愛他。而我也覺得宸宸了解了。

 

 

美辰姐有上台分享她身為手足的見證,我就坐到伶伶的旁邊,問她說:「剛剛那位美辰姐姐說得事情,你是不是也是這樣覺得呢?」她點點頭,我就說:「那我為你禱告」,我為她禱告完的時候,我看見羽伶眼睛泛著淚光,我想上帝你親自的來跟羽伶說話了,我也會繼續的為她禱告,我告訴她說:「以後有什麼不開心或是難過的事情,都可以寫信給姐姐,我都會為你禱告歐」我深知自己沒辦法幫助她甚麼,我只能為她禱告了,因為在將來要陪哥哥走下去的不是我,而是他的爸爸媽媽,還有伶伶。     

 

在走生命橋之前,我一直很擔心自己有兩個孩子,要怎麼帶呢?我想要親自的分別來帶他們,我不希望伶伶一直犧牲(我自己覺得的),伶伶原本想說他跟哥哥一起走就好, 我就告訴伶伶我的想法,因為我覺得她一定聽得懂,我就跟她說:「我們等一下要走生命橋,但是可能要你跟哥哥分開來走,因為姐姐想要單單的親自帶你走這個生命橋,因為伶伶妳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妳是特別的」,她用她的眼神告訴我她懂了,而且他看起來真的很開心,還說她要先,我想因為這是單單給她的吧,我把宸宸先託給一個輔導請他幫我照顧一下之後,我就牽著伶伶的手,去走生命橋。我想伶伶妹妹她最想要的愛應該是一個精心的時刻,單單為她預備的一個時刻,因為在她的生命當中,她已經習慣很多事情是必須跟哥哥分享,跟哥哥一起,甚至讓哥哥的,我想許多手足都是這樣,而只有上帝可以滿足的了他們的心。 

 

 

再來換哥哥,我牽著宸宸進去走生命橋,當他走到第二關大大的擁抱的那一關的時候,他突然爆衝到最後一關,一邊跑一邊叫著說:「上帝在哪裡?我要找上帝!上帝在哪裡?上帝在哪裡?」我想他喊出了所有人的疑問,也表現出了所有人的渴望,這個時候我看到他是如此的單純,最後一關一個大哥哥為宸宸禱告,我也在幫邊為他禱告,他的心就平靜下來,很不好意思的是被他看見我哭了,進了電梯的時候我就跟他說:「你知道為甚麼怡靜姐姐哭嗎?因為上帝爸爸好愛宸宸,怡靜姊姊好感動」。

 

 

他們家有一個重要的角色,就是爸爸,他營會一開始的時候沒有來,我就為他禱告,希望他可以來跟媽媽一起受裝備和造就甚至是休息,也來感受上帝對他和她全家人的愛,他在營會倒數的前一天還兩天的時候就來了,我真的很感謝上帝,爸爸對一個家來說真的很重要,我說不出來哪裡重要,但是爸爸的出現讓媽媽和孩子們都有一種很微妙的變化。宸宸和伶伶的爸爸人很好,還請我喝拿鐵,看見我被蚊子叮的都是的腳還送我一罐檜木的油讓我擦,真得是很貼心的爸爸,而且這位爸爸很特別,什麼事情都能跟他聊,在吃飯的時候還會幫我們這一桌的大家夾菜,真的是一個超熱情的爸爸!!而且我覺得他們家超酷的是,媽媽會跟宸宸說:「不可以這樣喔!這樣我的老公會生氣歐」。我看見他們一家是這麼的彼此相愛,真的好羨慕好羨慕。宸宸和伶伶的媽媽送給我一張她自己做的CD,原來她就是《明白愛》這首歌的作者。我很感謝上帝這位媽媽是基督徒,讓我在跟她分享的時候少很多的壓力,因為有許多的共通語言XD我們分享的時候就像朋友,就像姐妹。

 

 

宸宸和伶伶的爸爸媽媽真的很用心,他們常常帶他們出去玩,體驗大自然,帶他們參加各種營隊,我真的好佩服他們,我才帶個幾天就覺得很辛苦了,更何況他們已經帶了12年了,我會持續為這個家庭守望禱告,也期許自己能成為特殊孩子的朋友和幫助。

 

 

還有在親子營的時候我忘記說一個見證,就是回顧影片,我們影音組在輸出的時候一直發生問題,沒辦法跑完全程的影片,那時候已經到了要播放影片的時候了,但是重新輸出的影片都還沒有試播,我很忐忑的拿到前面去,我跟上帝說:「上帝阿!這是屬於你的影片,祢必會為它負責任,我們已經盡力了,我們好希望家長跟孩子可以看到他們的孩子在這個營會當中笑得多麼開心。」影片撥放的時候我在後面一直禱告,真的好緊張,當影片不斷不斷的一個照片接著一個照片播下去的時候,我真的是無法停止我的眼淚,當影片播完的時候真的覺得很感謝上帝,是祂成就了這一切的事情,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阿們!

 

 

"一個不成熟的人,選擇安全而不願去愛。""一個成熟的人,選擇愛,而坦然承受痛苦。"   願上帝幫助我們能夠成為一個成熟的人。

 

"神聖的低效率"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當世人都在找『方法』時,轉眼仰望神,倚靠神,才是關鍵!才是路!『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萬軍之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亞4:6)

 

 

在最後一天要分離的時候,宸宸弟弟親了我一下,我真的覺得好感動好感動,我相信他真的知道我很愛他。我相信有一天他會長大,他會了解,他會學習,他會成長。阿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srgb 的頭像
irisrgb

靜視眼の微視界

irisrg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