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嘴巴裡破了一個洞,無論是講話還是吃東西都令我感到很不舒服,因為不想動到它,我變得不太說話,也不常笑,如果要說話,我的聲音也變得很冷淡,有時我不去動它,他自己沒事也會很痛,甚至讓他周圍的牙齒也痛了起來,讓我好沮喪,早上很不想起床,覺得自己好可憐,前幾天在睡覺前我都告訴自己,它明天就會好了,但是它沒有我想像中的這麼快好。



我原本很無奈,覺得他怎麼不快點好,我那麼愛笑的人,最近一笑就痛,我真的很希望這個傷口趕快消失,通常我很希望傷口趕快消失的時候,它只會讓我更痛,經過一番對抗,我沈澱下來問自己:「我怎麼了」我開始檢討這段時間怎麼對待自己的,我知道我很常喝飲料,我都很晚睡很晚起,沒有運動等等的



當它很痛很痛的時候我會跟它說:「好好好~我知道~你乖~我在這裡」之類的安撫它的話,照顧傷口,就像在照顧小嬰兒一樣,因為它無法為自己用語言表達,所以疼痛就是它的非語言訊息,而就我所知,嘴破是因為火氣大,我查了它需要什麼、我該餵它吃什麼,我不斷地喝水,這幾天都沒有喝飲料了,雖然一度很想喝,但是想到它我就忍了下來,我和我的身體都知道,飲料對我們都無益,只是我的腦子已經習慣被甜的東西麻痺,我被控制了,「你的身體其實不需要__,只是你的大腦被控制了以為你需要他」我是這樣鼓勵別人戒菸,所以我也要這樣幫助自己戒飲料。



在這樣自我照顧的過程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照顧者,而傷口是被我照顧的,為了照顧它,我需要做很多的妥協和犧牲,但昨天我發現自己盛了不知道第幾次水來喝時,我突然覺得,這個傷口是來幫助我回歸到正常的生活的,那個領悟的當下我很感動,開始很感謝它的存在,我覺得這個領悟讓我跟我的傷口真正的在一起,有一種暖暖的感覺。其實一直以來都是這樣,什麼時候喝水最多?就是要吃藥的時候,藥很苦啊我每次都要配很多水,這次是覺得嘴破不要喝飲料就狂喝水,但是就是水喝得比平常多很多,還買了奇異果維他命C給自己吃,早早上床睡覺,想想平常如果就這樣生活,我的身體該有多幸福啊。



經過了這次嘴破,我得到了一個啟示,身體的不舒服,除了治療,它還需要被患者自己了解和聆聽,患者如果讓自己處在受害者角色,怪東怪西,就算醫生給他很好的治療,他可能也不會好的很快吧。生病就跟教育一樣,我們把孩子交給學校,不代表我們不必教育和陪伴我們的孩子了; 我們把病痛交給醫生護士,不代表我們自己不必聆聽自己的疼痛和為它做它需要的事。



其實這樣想對病患的好處是,當他相信他有能力跟醫生一起治療自已,治療的過程會充滿更多盼望,因為他不再視自己為無能為力任人宰割之人,他們不會再把疼痛丟給醫生叫醫生處理,甚至對醫生的不信任所產生的恐懼也可以被聆聽、了解然後安撫,相信醫生的治療會有幫助是很重要的,這也是為什麼藝術治療師的存在很重要。



每次有這種領悟的時候,我就有一種成為藝術治療師,捨我其誰的使命感,希望上帝幫助我,讓我可以持續保有這份熱誠,並且突破所有難關。

創作者介紹

靜視眼の微視界

irisrg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tthew Lin
  • 一個嘴破也可以延伸出這麼多大道理我真是服了
    很高興妳可以把症狀當作一個提醒而不是只當作麻煩
    妳作出的努力一定會讓身體越來越健康 越來越美麗 <3
    繼續保持喔!
  • 嗯!!我們一起加油:D

    irisrgb 於 2016/12/21 23: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