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十點,我跟幾個同學去了一趟電影院,聽盧貝松說了一個關於 Lucy的女人的故事,想看的人,先別看這篇,我不確定會不會雷到你。

 

 

 

Lucy想要傳達的東西,在我這裡接收到的,是一種神的境界,那個境界令我感到害怕但又好奇,或許是因為那是我不曾擁有過的經驗,那種不再有痛苦、不再有死亡、我存在於任何地方的境界。

 

 

 

腦力發揮到100%,擁有了有如神一般的能力,但也漸漸的失去了人性,神性和人性之間失去了平衡,Lucy從她非常的害怕到最後他甚麼都沒在怕,通常這種情況我們會覺得是勇氣和信心,但我在Lucy身上卻感受不到這些,或許是因為她已經強到不需要任何勇氣信心,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她參透了萬事。

 

 

 

 

通常我們很羨慕這種人,好像Lucy是我們的目標,但在我有限的眼光裡,我卻覺得她是孤獨的,或許她不這麼覺得,或許這種感受是很低層次的,但那種高功能高效率低關係的人生真的就是好的嗎?真的就是我要的嗎? 我把我自己的感受投射在Lucy身上,才覺得孤獨吧。

 

 

 

又另外一種說法是她很能與自己自處,她能夠感受她身上的所有細胞,她很清楚她的目標是甚麼,而且為了達到目標,她可以跳脫社會道德框架就為完成,從我看她對我們一般人來說是粗暴的行為例如:中止手術、逆向行駛飆車、不惜犧牲自己的身體。因為除了她眼中認為最重要的事,其他的已經不重要了。

 

 

 

她逆向行駛飆車的時候,雖然畫面很帥,可是我卻覺得她好自私,讓路上的許多車子發生車禍,比起車子裡的人,她更愛她的目標。

 

 

 

從我們這種有限又一般的人來看,這種人就是瘋了,但其實更好的說法應該是,她的狀態跟我們的狀態不太一樣,「瘋了」通常有貶低的意思,但「狀態不同」是以一個比較中立的角度去看待我們之間的差異。她看得到我們所看不到的,我沒有看過她看過的,所以我們也沒有立場批判或否定,我一直相信一件事情是,要先了解,才能做出批判,不然你的批判其實對那件事物的本身沒有意義,雖然你依然有權力批判,但是很抱歉,沒有力量。

 

 

我們所有的一切只能假設來假設去,從已知去推斷未知,所以沒什麼好說有沒有的。

 

 

 

看Lucy會讓我更想好好的讀聖經,如果基督的信仰是假的,那麼我希望我自己是理解聖經之後再來說是真是假,在這之前,我選擇先相信祂是真的,然後用常常會變得很不夠的信心依靠祂、效法祂過著生活,其實很多時候我是懶得去推論真假,因為有很多事情早就超越了真假,是關係,我覺得這是我身為基督徒一個較真實的狀態。

 

我之前在聖經不知到哪一節有看到一句是說: 一定會發生的事情其實是不會需要信心的,因為你早就知道他會發生 (忘記是哪裡了><

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

 

我覺得那個比我們還高的我們稱之為上帝的神,比起超能力,祂或許會認為信心跟勇氣祂更覺得可貴,我不禁猜想,這會不會也是只有人才會發展出來的狀態呢?

 

 

 

看Lucy會讓我更意識到自己的存在,我不斷的想到媽媽和上帝,心理學、哲學和神學之間的關聯,Lucy她在電影裡說到她可以感受的東西,其實好像冥想的時候會感受到的,我不懂為甚麼有人會說基督徒不能冥想,或是說:「你不是基督徒嗎?」,聖經哪裡有寫這些呢,是否能夠說明一下?

 

 

 

我很喜歡電影裡面對細胞的解釋,會依生存環境的狀態去決定獨立或者繁衍,然後在分享裡繼續生長。

是一部很哲學,很酷的電影

 

  

 

 

覺得Johansson很棒,這部電影裡也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台灣人,電影的配樂前後呼應也很有感覺!電影的特效更是不用說!

 

 

 

 

看Lucy也讓我想到了一些曾經看過的影片, 

 

 

我知道有<來自星星的你>很瞎,

我只有看過幾集,可是Lucy讓時間暫停的那一瞬間我真的想到了都敏俊系阿(摀臉

 

 

 

 

 

 

抱歉啦哈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srgb 的頭像
irisrgb

靜視眼の微視界

irisrg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