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開始在練習一件事,就是有事沒事都禱告。不斷得被提醒關於優先次序的問題,我在想,還有甚麼時候比現在練習更好呢?

 

 

 

無論我做什麼,我可以先安靜禱告再去做,我覺得當我這麼做的時候,其實就很像擁有了真愛每一天的穿越時空能力,一樣是閉上眼睛,睜開眼睛,但我不是因為懊悔重來,而是去把握每一個當下。

這個發現讓我覺得禱告更酷了。

 

 

 

 

除了課業,生活、還有關係,都是。

 

 

 

今天上完聖經學院講員提到尋求耶和華,我突然有一個對關係的禱告感動:

 

 

「神阿,我向你呼求,若我未來的他沒有與你親近,也別讓他與我親近,願他愛祢大過於愛我,願我愛祢大過於愛他,保守我們的心,願祢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願我們的關係是你所喜悅的,是能榮耀祢的。」

相反的就是,如果我沒有尋求神,神也不要讓我去親近未來的另一半,這是一個保守心的一個很好的辦法我覺得。

然後在這樣的禱告中就會為對方禱告希望他趕快先去親近神,因為也很希望神能夠帶領他來親近自己

 

這些東西在書上都看過,但是有時候是腦子上的知道,心還不明白,現在好像漸漸有點能夠明白了

 

 

 

 

我做這樣的禱告還有聲音要來煩我說:「好美的禱告喔,希望你真的能做得到阿~」(超煩)

 

「阿你不是只是要一個可以跟你玩的人嗎?」他問。
「但如果我們內心的深處沒有辦法有交集,那會是一件多麼寂寞的事情。」另一個聲音如此回答

「阿他很愛神但他不會跟你玩勒?」他又問
「那我不知道我們為甚麼要在一起」回答。

 

 

 

不過我也覺得,共同的興趣可以經由培養或是其實相處久之後還滿容易找到,或是找到一些平衡,但是共同的靈命與愛慕神的心卻是不太容易,而影響兩個人最大的我覺得是後者,對於兩個人都是基督徒來說。

例如:聖傑哥哥喜歡打球、丹丹姐姐不一定要喜歡打球,但他們都很愛上帝(至少在我眼中他們是如此

有點能夠理解為甚麼要先有方向,再有對象了..

 

 

 

 

我有一些堅持,這一些堅持並不容易而且不太舒服,過程中甚至是被自己裡面另一個聲音冷嘲熱諷(這比別人笑自己還難受),但求上帝幫助我,如果太過,求上帝自己來調整我,願我的行為能合乎中道,我知道有些聲音不是來自神的,所以我不至於害怕。

 

我內心會懷疑我自己說:你會不會有點太敏感太神經質了呢,但是我實在太厭惡曖昧不明的狀態了,那種狀太如果持續太久會很傷腦筋,我想要盡可能的避免那樣的狀態因為腦子已經不是很靈光,雖然我知道很難,但是當我理智上可以控制的時候,我不希望自己自欺,我更不想欺騙上帝,真的不想,因為我知道祂是真的,所以我是認真的。

 

 

 

 

如果因此單身一輩子,那就算了,但是那並不符合我的感動,所以我相信上帝會預備,所以我不害怕。

 

 

 

 

 

 

真實的悔改才不是唱假的

 

 

禱告喔!還有讀經!

 

預備新婦計畫開始!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risrgb 的頭像
irisrgb

靜視眼の微視界

irisrg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